首页 > 行业动态 > 转:法援律师,你也不能往死里辩 转自:吴老丝 天下说法

https://mp.weixin.qq.com/s/4CG6_mf6lR5nZTfMYROq5g

 

 

晚上在朋友圈刷到一篇奇葩的辩护词。初看,以为颇有文采,再看,这是想当公诉人吗?这上诉人好倒霉,辩护人往死里辩啊。这位被指定辩护的法援律师,竟然自称浙江省律协刑事委员会副主任。而这辩护词,据称是他自己发出来的。

 

微信图片_20201019102958.jpg

 

 微信图片2.jpg

一向对法援律师印象不好,倒不是带有偏见,而是在无数次有法援律师参与的开庭中,他们的表现总是惊人一致:问有无异议,总是无异议,庭审打瞌睡,喜欢配合认罪认罚,对公诉意见基本全盘接受,辩护意见是千篇一律的照本宣科,了无新意。

 
如果法援律师只是敷衍塞责,不负责任,其实并无太大危害,顶多就是未能给委托人最大限度地争取利益,但像林律师这样充当第二公诉人,要把当事人往死里搞的,倒是非常罕见。辩护人的职责是提出无罪或罪轻的辩护,你认为自己无法履职,可以解除委托,但站在对立立场发表意见,就是丧失职业道德。
 
我实际上做过很多法律援助的案件,但并不是这种官方意义上的。我定义的法律援助就是针对贫困或者冤情重大案件当事人采取低收费或者不收费的方式提供法律服务,比如平度老人寻衅滋事案和天津杨松发案,但官方意义上的法律援助都是需要法援中心指派的,而我一次机会都没有获得过。这位林律师是浙江省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自称浙江省律协刑事委员会副主任(有人说是假冒的),其实并不简单。为什么是他,而不是其他律师?
 
这是一个死刑案件,被告人上诉,当然是不服一审判决,但林律师在辩护词里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法律适用正确,定罪量刑正确”,等于完全认同一审判决,那上诉审还有什么意义?辩护人于1016日会见上诉人,1017日就写就这一页多篇幅的辩护意见,可曾认真阅卷,分析证据矛盾,寻找可能改判的机会?是否为他人的自由和生命负责?

或许,他根本不在乎上诉人的命运,有无冤情,在乎的是自己律协刑事委员会副主任的大好前途。该案之所以选择他作为指定辩护律师,是否含有官方寻找听话配合律师,不得而知,但他用自己的行动阐释了,原来律师一旦没有底线,是可以杀人于无形的。我对于这种来自律协领导的官方律师,一向敬而远之,因为我们为当事人利益辩,他们走的却是仕途,夏虫不可语冰。

 

有意思的是,这位林律师还在去年领受了一个杭州市律协的处分,事由是在看守所会见时,为犯罪嫌疑人传递香烟和打火机。因此,这位林副主任还被停止执业三个月。这种错误,其实年轻的律师并不会犯,往往是一些老油条律师会无视规则。作为刑辩律师,在业务上如此不专业且违背职业道德,在日常执业中又如此不检点,怎么还可以胜任律所主任之位?

 微信图片_3.jpg


我一直耿耿于怀的还有南昌的劳荣枝案。我于去年12月8日接受委托,成为劳荣枝的第一位律师,并在1211日最早去南昌市第一看守所申请会见。但是,南昌市公安局设置种种障碍,不让我会见,并于次日由官方指派两位法援律师占住两个辩护位置,导致家属委托的律师不能再介入辩护。而按照规定,劳荣枝要解除家属委托的律师,也应该在我会见之后。委托律师优于法援律师,当有委托律师时,法援律师应该主动退出辩护。

 
执业十余年,我只认可过一位法援律师,那就是杨松发案的二审辩护律师马芳菲,他十几年前年为杨松发无罪声辩过。律师界,总有一些人筚路蓝缕,为维护当事人利益,为维护法律尊严在据理力争,积极抗辩。也有一些人在为利益妥协、勾兑,甚至充当司法不公的棋子。我想正告某些律师:面对腐败和不义,你可以因为懦弱不发声、不抗争,但请不要与不法同流合污、沆瀣一气,更不要嘲讽或者陷害为不公抗争的同行。

微信图片_4.jpg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3010955号

Copyright,All Rights Reserved

法律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