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动态 > 转:《吴老丝-天下说法》孙大午先生可能已经涉黑

当警方通报孙大午先生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我正带着团队律师在株洲中院跟某副院长坦诚交流民营企业家保护的问题。那天天气很好,但心情并不美丽。四年前,我在那里开庭,为一起涉黑案件辩护,后来成功摘掉黑帽子。可现在面对一审凑人数、凑证据、凑罪名而拔高涉黑的案件,二审根本不敢开庭,硬要在周五宣判。所以当我看到孙大午的新闻,第一反应是,这哥们不是涉黑吧?


1.jpg

 
我认识孙大午先生,并且几年前曾经受邀到访过大午集团。他送我的一箱“大午粮液”,好像至今没有喝完,因为不符合我的口感。对于这个人,媒体已经有过很多报道,其跌宕起伏的故事不再赘述。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四个字:“草莽英雄”。出身贫寒,初中毕业,当过兵,养过鸡,性子直,胆子大。他在十七年前曾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被判三缓四,但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至今仍在讨论。他办医院、办学校,一心想做事。他是个理想主义者,横冲直撞,破坏潜规则,所以也得罪了不少人。
 
时隔多年,孙大午先生为什么此次突然被抓?为什么我又判断该案可能涉黑呢?
 
这次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土地纠纷。多年前,郎五庄村曾将740亩土地交由徐水国营农场耕种,但一直有人在控告徐水国营农场占用郎五庄村土地超2000亩。为了土地确权问题,双方数年间争执不下。后来,郎五庄村将地租给了大午种业公司。
 
2020年6月21日,大午集团人员与徐水国营农场人员发生了第一次冲突。8月4日,双方再次发生冲突,徐水区公安介入,并与大午集团员工发生了肢体冲突。这两次事件被称为“6.21事件”和“8.4事件”。

2.jpg

 
据内部人士透露,11月11日凌晨,大午集团监事长办公室主任靳凤羽被警方带走。随后,警察带走了许多人。第一批被带走的是集团高管,他们大多是在家中被破门而入的警察带走的。第二批是子公司的领导人,他们被以开会名义召集,然后被带走。集团高层几乎全被抓捕,“相当于连锅端了”。同时,集团对公账户被冻结,食堂连买菜做午饭的支出都没有了。此外,集团与各个子公司的人力资源、财务处,都已被警方控制。当天下午,第二批被带走的领导人中有部分回到了集团。等待他们的是一群在案件侦办期间前来接管集团的“工作组人员”。
 
2020年11月11日,实名认证为“河北公安网络发言人”在微博通报,河北大午农牧集团孙大午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等违法犯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该通报系高碑店市公安局11月11日发出,省公安厅背书,说明已经获得上级公安机关的批准。河北大午集团位于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却用高碑店市公安局,属于异地用警。

 
我认为孙大午先生可能涉黑的理由有四:第一,就是异地用警。几乎所有的涉黑案件,都是异地用警,然后可以进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这是规避采取强制措施后应及时送看守所的规定。第二,抓捕人数众多,这是根据涉黑案件“组织特征”,必须符合层级分明、组织严密。第三是以寻衅滋事这种口袋罪个罪为切入口,也是涉黑案件中的惯用套路。第四,对全部财产进行查封扣押冻结,是涉黑案件办案中的配套动作,否则仅以通告中的罪名不会如此做。若无意外,公安机关还会发动群众举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征集线索,再逐渐增加一些罪名,直至扣上涉黑帽子。
 
这个结论,是基于我多年办理涉黑案件的经验得出的。这几年,民营企业家涉黑,基本上也是这个套路。反正四大特征中,民营企业天然就具备了组织性、经济性特征,危害性特征可以用垄断或者影响力来代替。那么,只要找到一些暴力行为或者软暴力行为,就可以凑齐四大特征,轻轻松松扣上涉黑帽子,没收全部财产。所以,土地纠纷只是一个导火线,在此过程中发生的肢体冲突,既可以定寻衅滋事,也可以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若有轻伤,那就更完美了,妥妥的暴力性。孙大午先生凶多吉少啊。

当警方通报孙大午先生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我正带着团队律师在株洲中院跟某副院长坦诚交流民营企业家保护的问题。那天天气很好,但心情并不美丽。四年前,我在那里开庭,为一起涉黑案件辩护,后来成功摘掉黑帽子。可现在面对一审凑人数、凑证据、凑罪名而拔高涉黑的案件,二审根本不敢开庭,硬要在周五宣判。所以当我看到孙大午的新闻,第一反应是,这哥们不是涉黑吧?


5.jpg

 
我认识孙大午先生,并且几年前曾经受邀到访过大午集团。他送我的一箱“大午粮液”,好像至今没有喝完,因为不符合我的口感。对于这个人,媒体已经有过很多报道,其跌宕起伏的故事不再赘述。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四个字:“草莽英雄”。出身贫寒,初中毕业,当过兵,养过鸡,性子直,胆子大。他在十七年前曾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被判三缓四,但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至今仍在讨论。他办医院、办学校,一心想做事。他是个理想主义者,横冲直撞,破坏潜规则,所以也得罪了不少人。
 
时隔多年,孙大午先生为什么此次突然被抓?为什么我又判断该案可能涉黑呢?
 
这次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土地纠纷。多年前,郎五庄村曾将740亩土地交由徐水国营农场耕种,但一直有人在控告徐水国营农场占用郎五庄村土地超2000亩。为了土地确权问题,双方数年间争执不下。后来,郎五庄村将地租给了大午种业公司。
 
2020年6月21日,大午集团人员与徐水国营农场人员发生了第一次冲突。8月4日,双方再次发生冲突,徐水区公安介入,并与大午集团员工发生了肢体冲突。这两次事件被称为“6.21事件”和“8.4事件”。

 
据内部人士透露,11月11日凌晨,大午集团监事长办公室主任靳凤羽被警方带走。随后,警察带走了许多人。第一批被带走的是集团高管,他们大多是在家中被破门而入的警察带走的。第二批是子公司的领导人,他们被以开会名义召集,然后被带走。集团高层几乎全被抓捕,“相当于连锅端了”。同时,集团对公账户被冻结,食堂连买菜做午饭的支出都没有了。此外,集团与各个子公司的人力资源、财务处,都已被警方控制。当天下午,第二批被带走的领导人中有部分回到了集团。等待他们的是一群在案件侦办期间前来接管集团的“工作组人员”。
 
2020年11月11日,实名认证为“河北公安网络发言人”在微博通报,河北大午农牧集团孙大午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等违法犯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该通报系高碑店市公安局11月11日发出,省公安厅背书,说明已经获得上级公安机关的批准。河北大午集团位于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却用高碑店市公安局,属于异地用警。

 
我认为孙大午先生可能涉黑的理由有四:第一,就是异地用警。几乎所有的涉黑案件,都是异地用警,然后可以进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这是规避采取强制措施后应及时送看守所的规定。第二,抓捕人数众多,这是根据涉黑案件“组织特征”,必须符合层级分明、组织严密。第三是以寻衅滋事这种口袋罪个罪为切入口,也是涉黑案件中的惯用套路。第四,对全部财产进行查封扣押冻结,是涉黑案件办案中的配套动作,否则仅以通告中的罪名不会如此做。若无意外,公安机关还会发动群众举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征集线索,再逐渐增加一些罪名,直至扣上涉黑帽子。
 
这个结论,是基于我多年办理涉黑案件的经验得出的。这几年,民营企业家涉黑,基本上也是这个套路。反正四大特征中,民营企业天然就具备了组织性、经济性特征,危害性特征可以用垄断或者影响力来代替。那么,只要找到一些暴力行为或者软暴力行为,就可以凑齐四大特征,轻轻松松扣上涉黑帽子,没收全部财产。所以,土地纠纷只是一个导火线,在此过程中发生的肢体冲突,既可以定寻衅滋事,也可以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若有轻伤,那就更完美了,妥妥的暴力性。孙大午先生凶多吉少啊。

3.jpg

 
11月11日,大午集团法律顾问及法务和孙大午先生的家属到我所在的北京市友邦律师事务所进行法律咨询。说起友邦所跟孙大午先生的渊源,还得追溯到2003年,金晓光律师当年就曾参与孙大午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去年,赵光主任也曾给大午集团提供过法律建议,可惜当时他们选择了报价更低的律所,错失进一步合作机会。这次他们主动第一时间找到友邦所,因为涉案人数众多,我们或将代理几位主要犯罪嫌疑人的辩护律师。对于双方洽谈的细节,不便在此处过多透露。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若我接受委托为孙大午先生辩护,一定尽最大努力维护其合法权益,因为他的命运和遭遇,也是无数民营企业家可能遇到的。
 
当然,我更希望我的判断失误,虚惊一场,孙大午先生和员工们尽早平安归来。初冬时分,失去自由的他们是否感到北方冬天的寒冷?

 

11月11日,大午集团法律顾问及法务和孙大午先生的家属到我所在的北京市友邦律师事务所进行法律咨询。说起友邦所跟孙大午先生的渊源,还得追溯到2003年,金晓光律师当年就曾参与孙大午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去年,赵光主任也曾给大午集团提供过法律建议,可惜当时他们选择了报价更低的律所,错失进一步合作机会。这次他们主动第一时间找到友邦所,因为涉案人数众多,我们或将代理几位主要犯罪嫌疑人的辩护律师。对于双方洽谈的细节,不便在此处过多透露。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若我接受委托为孙大午先生辩护,一定尽最大努力维护其合法权益,因为他的命运和遭遇,也是无数民营企业家可能遇到的。

 

当然,我更希望我的判断失误,虚惊一场,孙大午先生和员工们尽早平安归来。初冬时分,失去自由的他们是否感到北方冬天的寒冷?


4.jpg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3010955号

Copyright,All Rights Reserved

法律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